名家商城 | 证书查询 | 预约委托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最新动态 > 行业动态 >

八大山人:一颗极度孤傲心,创造了美学的永恒

来源:未知 编辑:网络 时间:2022-09-21
导读: 八大山人《猫》 纵观古今,如果时代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河,每个人就是过河的人,只能随着它或风雨飘摇,或静水流深,或得到,或失去,总有些许无能为力。 有的人相信泰戈尔写的,世界以痛吻我,我便报之以歌;有的人在愤怒之后,发泄无门,只能选择遗忘。 而八

 

八大山人《猫》

 

 

纵观古今,如果时代像一条奔流不息的河,每个人就是过河的人,只能随着它或风雨飘摇,或静水流深,或得到,或失去,总有些许无能为力。

 

 

有的人相信泰戈尔写的,世界以痛吻我,我便报之以歌;有的人在愤怒之后,发泄无门,只能选择遗忘。

 

 

而八大山人的画,在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心情,好像在说,“世界以痛吻我,翻个白眼如何!”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鱼》

 

 

八大山人不是八个人,而是一个人,名叫朱耷。

 

 

在成为八大山人之前,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家后代——朱元璋第十七子朱权的九世孙。

 

 

朱耷-八大山人

 

 

他长在艺术世家,爷爷是一位诗人兼画家,父亲擅长山水花鸟,叔父除了绘画,还写了相关的理论著作。

 

 

朱耷不光能感受浓厚的艺术氛围,而且聪明好学,八岁时便能作诗,十一岁能画青山绿水,小时候还能悬腕写米家小楷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传綮写生册》局部

 

 

满腹才华,一腔热血的朱耷,立志通过科举报国。但是明朝《国典》规定,宗室子孙一律不得参加科举考试。

 

 

于是他自动放弃爵位,以布衣身份进行应试,还在15岁那年一举得中秀才。在族人和师长的赞扬中,他信心满满准备着三年后的秋闱。

 

 

没想到在朱耷19岁这年,他的人生和国家一样,迎来了颠覆。1644年,崇祯在煤山上吊自尽,明朝灭亡。不久后,他父亲也去世了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安晚册》

 

 

作为前朝遗民,为躲避追捕,只能一路流亡。在途中,他还经历了妻子离世。荣华富贵,诗意生活,转眼成云烟。

 

 

朱耷索性隐姓埋名,剃发为僧来保全自己,带着母亲和弟弟,辗转于宜春、南昌的不同寺庙,直到他三十六岁。

 

 

期间,经常蓬头垢面流走在茶店酒肆,每每喝的半醉半醒,就大笔挥毫。穷书生、小和尚、屠夫、商贩向他索要画,他便相赠,有人送他礼物,他也不推辞。

 

 

“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”。从此,朱耷就只有一只画笔了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山水图册》其一

 

 

朱耷三十六岁时,到南昌城郊,改建了一座道观,也就是后来的“青云谱”。

 

 

之后几年,他时而在南昌城,时而在青云谱,直到快四十岁时,算是定居青云谱。

 

 

从寺院,到道观,他的前半生亦僧亦道。他不在乎宗教信仰,只想避开满洲贵族,有一片清净自在之地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山水图册》其一

 

 

康熙十七年,临川县令想请他到官舍作客。那一年,他五十三岁,不知余生还有多久,但依然希望大明光复。

 

 

可是让自己国破家亡的一帮人,不仅不见颓势,还开启了盛世。这让他万分郁愤,便装疯卖傻,撕碎了僧袍,独自走回了南昌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山水图册》其一

 

 

后来有一次,他忽然在门上写了一个大大的“哑”字,从此对人不说一句话,但总是笑,并且更嗜酒了。

 

 

有人请他喝酒,他就缩着脖子,拍着手笑。赌酒胜了,他笑,笑声“哑哑”。若是输得多了,就拳打胜者后背;如果喝得烂醉,就不停叹息流泪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一鸟一石图》

 

 

他哑了,他的许多画也“哑”了。

 

 

朱耷有不少画,看起来都很“寡淡”。

 

 

他的《花果鸟虫册》里,一条鱼,一只鸟,一棵树,一朵花……都是寥寥几笔,像是“惜墨如金”。

 

 

几笔弧形画出鱼身,两点便作眼睛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涉事册》九开之二

 

 

花瓣没有瓣,只是几根墨,花心空心,是个圈。

 

 

一笔墨汁沾满,便用来画浓密的青苔。若是轻点墨水,就快速勾出岩石的边缘和层次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涉事册》九开之七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涉事册》九开之九

 

 

在《杨柳浴禽图》里,柳枝不过十二笔,就占住了整个画面上部的空间,不但看见了老干新枝,也看见了枝条迎风,似“以少少许胜多多许”的效果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杨柳浴禽图》

 

 

康熙十六年所作的《河上花图》,是八大一生中少见的长篇画作。虽然笔墨很多、布局复杂,但开卷的一丛荷花,依然用笔很少,总共不超过三十笔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河上花图》局部

 

 

花草木石,生长在一片空旷中,禽鸟虫鱼茕茕孑立,寂寞空游无所依,也许就是那时的他自己。

 

 

就算前程暗淡,把孤独画下来,也算一点排解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双雏图》

 

 

朱耷在六十岁以前,回到了青云谱,渐渐开始用“八大山人”署名题诗作画。

 

 

为什么取这个号?

 

 

有人说,四个字连起来,就像“哭之”或者“笑之”字,来寄托他哭笑皆非、悲喜交加的痛苦。

 

 

还有人说,将“朱耷”二字拆开,“朱”字去“牛”,“耷”字去“耳”,就剩下“八大”。——失去“牛耳”,便是失去“权力”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花押

 

 

他弟弟朱道明,也是一位画家,风格与他相近,甚至还要粗犷豪放。

 

 

他的署名“牛石慧”。这三个字的草书,很像“生不拜君”。

 

 

两兄弟署名的开头,一个是“牛”,一个是“八”,合起来便是一个“朱”。

 

 

只用落款表决心是不够的,他这一时期的画,孤愤倔强至极。

 

 

无论鱼、鸟、鹿,皆是眼珠顶着眼眶,一副白眼向天的神情,有的怒气逼人,有的充满不屑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多鱼图》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松鹿图》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松鹿图》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双鹰图》

 

 

画中的小鸟,有的侧头一瞟,傲视着;有的梗着脖子,半闭眼睛,蔑视着;有的瞪着双眼,怒视着;有的脖子一缩,全然漠视;有的自顾自梳理羽毛,直接目中无人。

 

 

眼神尽是三分讥笑,三分薄凉,四分漫不经心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画眉图》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孤禽图》

 

 

还有的小鸟单腿而立——誓不两立,代表他与满清势不两立。

 

 

他不许世界轻贱自己,也不与憎恶的世界同流合污,更不想把满腔愤恨掩埋起来。就算不能言说,无法改变,也要用力翻出一个个白眼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孤禽图》

 

 

可是愤怒久了,迷茫和痛苦只增不减。

 

 

他就像被巨大荷叶压迫的鸟,耷拉着头,无助地盯着地面,仇恨、自尊……都压得他近乎窒息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荷石水鸟图》

 

 

除了画作内容和署名,常常还能看到一个奇特的印记,仿佛一条蛇,又像一只鹤。其实是由“三月十九”四字组成,这是崇祯忌日,也是明朝灭亡之日。

 

 

“墨点无多泪点多,山河仍是旧山河。”八大山人的一生,都在怀念故国。

 

 

鹤形签押

 

 

八大山人晚年常住在南昌城里的寺庙,与方丈“澹雪”交情很深。后来寺院被捣毁,方丈被杀,朱耷在南昌郊区沙洲上建了草屋,孤寂、贫困的活着,直至80岁去世。

 

 

老话都说,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。

 

 

晚年的八大山人,尤其在七十岁之后,他的笔触相比之前更加平和。

 

 

可总觉得淡然如菊的背后,依稀还有其它的力量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瓶菊图》

 

 

像是鲁迅重病之后,在近乎遗嘱一般的文章里,依然写下了一句话:让他们怨恨去,我也一个都不宽恕。

 

 

《老残游记》的序言中说:“八大山人以画哭”。画笔、水墨虽然无言,却处处都在说:不会忘记、不会和解。永远给现世以白眼,永远给故国以热泪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丑鱼图》

 

 

面对浩浩荡荡的时间洪流,我们无法阻挡。山河破碎,一生浮沉,是朱耷经历的切肤之痛。所以不忘记,就是他的选择。

 

 

多年以后的今天,当我们再一次驻足凝望这些画作,依然能够感受到:笔墨之后,是无声的呐喊;丹青之间,有一种隽永的美在缓缓流淌。

 

 

或许,这就是不忘记的意义,对苦痛有所共情的意义。即使穿越了时空的长河,一个人的悲苦仍能被看见、被体会,凝结成更隽永、更悲壮的美,成为一群人的共鸣。

 

 

八大山人《芙蓉芦雁图》


责任编辑:网络
Copyright Reserved 2018 全国文物艺术品鉴定评估认证平台 版权所有 沪ICP备18020896号-1
中心地址(ADD):中国上海市虹口区同煌路26号5楼 中心邮编(P.C):200083 中心邮箱(E-MAIL):mastersappraisal@163.com
中心网址(WEB):www.mastersappraisal.cn 中心电话(TEL):+86-21-65163041 中心热线(live):18016022104 中心传真(FAX):+86-21-65166129

沪公网安备 31010902002509号